媒体关注

140年前的广州会是什么画风?这两本书带你漫游晚清羊城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9-11-25 16:22:56

南都讯 记者董晓妍 实习生刘浩斌 通讯员孟肖 你知道清朝的广州已经有可供游客打卡的旅游路线吗?19世纪,约翰·亨利·格雷和他的妻子这对英国夫妇在《广州来信》《广州七天》两本书中记录下了19世纪中后期的广州风情。11月24日,《遗落在西方的广州记忆》丛书之《广州七天》、《广州来信》新书分享会在广州图书馆举办,丛书主编及译者之一李国庆、动漫艺术家周鲒与读者分享晚清时期的广州记忆。 

 

传教士眼中的广州往事 

《遗落在西方的广州记忆》系列丛书是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翻译世界各国社科学术的丛书, 本书主要收录了众多国外人士关于广州民俗人文著作的译本。计划在2到3年内出版10本书。《广州七天》《广州来信》是《遗落在西方的广州记忆》系列丛书的头两本。这两部译著的英文原版《漫步广州城》(Walks in the City of Canton)和《在广州的十四个月》(Fourteen Months in Canton)分别在1875年和1880年出版,原作者是一对生活在19世纪的英国夫妇——曾任广州沙面堂主持牧师的约翰·亨利·格雷和他的妻子。 




两种视角观察晚清羊城 

《广州七天》是《漫步广州城》(Walks in the City of Canton)的首部中译本。“格雷的《漫步广州城》比他的传教更受人关注。”李国庆介绍,该书是当时第一部系统而详尽地描述广州城乡的西方著作,书中详细描述了如何在7天内游遍广州,成为当时欧洲人游历广州的标准指南。 

格雷夫人1877年随丈夫从英国来到广州,在广州居住的14个月期间,她坚持给家人写信描述她在广州的见闻和感想。这种带有游记性质的信她一共写了44封,回英国后取名为《在广州的十四个月》(Fourteen Months in Canton),结集出版。今天的译本即《广州来信》。 

对话现场,李国庆评价,格雷是以学者的角度观察社会百态,当他看到一种现象会追本溯源考察历史,涉及广州的各行各业,内容偏向学术化。而格雷夫人更多是以女性独特的视角去观察广州的日常生活,用细腻的笔触描述当时的环境。 

“当时没有网络可以让这对夫妇了解未知地方的信息,他们对于世界的兴趣有可能比我们还大。格雷夫妇来广州之前,对广州是一无所知的,而恰好是他们对广州的陌生感,才带给我们一个完全不同视角下的广州。”周鲒说。 


人民社2.jpg


鲜活史料激发读者对历史的兴趣 

“书里面让我感兴趣的细节非常多。”老广州周鮚现场分享了他的阅读体会,“翻开格雷夫妇的这两本书,我们会发现他们对每一个细节都是兴趣盎然,格雷先生看到制蜡、养金鱼,会去考证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格雷夫人会去探听那些闺中密事,夫妇俩一点一滴地去记录,带有西方传统里那种格物的感觉。这些历史是鲜活的。书里面这些丰富的晚清细节,让我们对历史产生兴趣,感受到了亲切和真实。”

“许多外国人观察晚清中国时经常会采用猎奇,甚至是批判的态度来审视封建文化。但是格雷夫妇秉持的态度更多是包容,他们没有采用居高临下的态度批判不同的文化,他们对其他国家保持着尊重和善意。140年后,我们和其他国家交流也需要学习这种精神。这是历史对于我们的意义。”周鮚说。